这儿孤司
2332969759欢迎来唠嗑
懒癌严重专业冷cp
习惯定时清文章
不到18不开车
谢谢观看
啵er

【aph】Adjudgement

短打一发,没啥意义

“你该去死了!”

那群刽子手宣布。

奥利弗兴冲冲地打开会议室的大门。尼可拉斯看见自己的弟弟坐在里面,低着头不为所动,左手死死掐住大腿。

“欢迎旁听我们的审判。”

英.国人张开双臂,两手朝门内挥动,做出滑稽可笑的迎接。艾伦敲打着会议桌大笑起来,手里拎着一根不知道从哪弄来的警棍。

在稍远的角落,卢西安诺诡笑着,半张脸埋在可怖的阴影里。这个荒谬的意.大.利人带来了黑色的瘟疫,他的思想是战争的起源,罪恶的火种,这可怕的战争贩子,把世界扰动却又全身而退。扩张的欲望和豪夺的膨胀混在一起,他已经分不出那到底是来自费拉拉还是布劳瑙,或许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本就是同源。

所有人都在笑,除了爱因斯,他站起来...

【无限】七日世界(1)

时间设定在终战后几个月,第二世代刚刚开始。bug有。捏造大大的。
梗:两名在战场上杀死对方的士兵醒来后可能会亲如兄弟
**主要中郑与恶楚对手戏x。中洲楚郑提及

1.
有一丝柔软的光浮在眼帘上,郑吒睁开眼睛。
他感到温暖,放松,四肢沉浸在平和里,轻盈而美妙。他的头脑清醒又慵懒。那些失去的恐惧和死亡的阴影此刻似乎都缩进了黑暗的角落,而他正沐浴在光明里。所有恶意和诡计仿佛都离他而去,安详和慵懒限制了他的思维。
郑吒发出一声叹息,他看着前方,那里是一块天花板,像实验室一样的白色,而不是他和萝丽一起布置的淡蓝色。
肯定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希望不是主神搞的鬼。郑吒想。但这种情况他看得多了,他坐起来,平静地看向空间里的另一...

【aph独普】Recall

*非典型独普

这是路德维希很早以前的记忆。
我想这一定是出了点差错。当时他的兄长说。我得去睡了,阿西,愿上帝让你远离这该死的硝烟,它们让本大爷一整天都昏昏沉沉的。基尔伯特顿了顿,神情郑重。有个好梦。
这件事发生得很突然,恐怕不会比弗朗西斯现在连滚带爬地跑来对基尔伯特说娶哥哥我吧更能让人接受。
路德维希放下刀叉,僵着脸和基尔伯特道别,后者似乎困意十足,但他记得基尔伯特今天并没有干什么重活——除去和上司参加了一个晚宴,而他们的国家也没有被炮弹轰中。
这很奇怪。他想着,起身将原本用来庆祝两人生日的蜡烛吹灭。每年他都会和他的兄长一起庆祝帝国的诞生,但即使再忙也从未出现像现在这样有一人离席的情况。烛台和精致的小盘...

【楚郑】一线之光

瞎几把乱写的一些东西。
看不懂咱可以解释x

哦对了,如果你在空间看到过,别惊讶那是我x

“嗨。”
郑吒说。
面前和他长得一样的男人抬头瞥了他一眼,神情淡漠,转过头没有搭腔。
自从最终一战后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毫无疑问,此刻无论是郑吒还是他的复制体都改变了许多,这不仅在力量差距的缩小中有所体现——轮回第一人的称号属于谁还是个未知数,更反映在了他们对待自己心结的态度上。
郑吒左右张望一下,干脆大大方方地坐到他对面,忽视对方那蠢蠢欲动的黑炎,用平和的语调说:“别担心,复制体的我,我不是来找茬的。”
“楚轩把我的方位告诉你了。”
郑吒自然地点点头:“没错,不过你知道的,是正体楚轩。”
复制体郑吒不屑地哼了一声,他眯...

【赤绿】关于跑丢和回来这件事

我已经是个废人了_(:з」∠)_
sp赤绿,老夫老妻,多甜啊。

冷,或者热。
red蜷起身子,有点想叹息,但很快他忍住了。
在他站在这儿——白银山顶之前,他还和green见了面。green对他主动下山感到惊讶和一如既往的担忧,尽管他并没有表现出来,还不客气地教训了red一顿。
如果你要把自己埋在雪地里,那就最好别带着皮卡丘。
green在把他推进浴室前这么说道。
而red也确实为自己身上那一层厚厚的终年积雪反省过。
后来。red开始向前走,脚扎在雪里,没有艰难的感觉。
后来green让他去休息,然后red就发现自己站在了雪地里。
red又忍住一声叹气,盘腿坐了下来。
他意识到自己可能在做梦。
那些与石化有关的阴影仍在...

【aph国人】关于亲父的九题

抱梗请和我说一声。感谢。

很久以前弄出来的但一直没试。这种纯史向的东西存着吧。泪流满面。

我爱亲父,和他的小辫子。还有他的身高。


逃离就是死刑,法律高于一切

萨.尔.茨.堡的赞歌

国王是国家的公仆

“如果不能获得力量,我宁可死去,让一切随着普.鲁.士的名字进入坟墓。”

柏.林的欢呼

库.勒.斯.道.夫的道别

勃.兰.登.堡的奇迹

“把我葬在无.忧.宫高处的平台,就这么简单。”


他的荣光从未消散。

【aph露普】Bunny

说好的Bunny.

尴尬地说内容和题目并没什么关系。

久违的关爱空巢老国系列,第三篇。

赶得有点儿快不知道有没有bug见谅。


MEIN GOTT,HILF MIR DIESE TOEDLICHE LIEBE ZU UEBERLEBEN.

我的上帝,帮助我从这致死的爱中活下来。*


基尔伯特在前往莫.斯.科的飞机上。


现在的他已经成为了灵体,无法实实在在地碰到任何东西——那个有着粗眉毛的绅士除外。


这可怜的家伙不止一次担心自己会不小心从天上掉下来,那似乎会让他直坠地里,深入地壳。这并不像之前乘船去英.国,那时的他至少还不用担心会因沉入海中而找不到回家的路...

【aph】Wiederkehr

改自和关系的戏。水油组。似乎无明显cp倾向。

普解体梗,私设有。自我娱乐性质。依然起名废。


*Wiederkehr 归来,返程


「1947.02.25,也许这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一天。」


海因里希在日记上这样写着,握笔的手微微顿了一下,盯着纸张的紫红色眼睛有些出神。


明明在白天听到那位对手兼朋友将永远失去其身为一个国家的身份时,他只是百感交集并无过多感伤。但此时夜幕降临万籁俱寂却感到万千情绪纷纷都堵在了停滞的笔尖上。海因里希叹了一口气,懒得去想这是今天的第几次叹息,索性停笔,盖上笔帽收好墨水,把日记本放回抽屉。


“我倒也是,就算什么都不写,今日之景也是永远...

【aph双普】Hüllen

目标是清完存稿较多的坑。笑哭。不然不好开新的。bushi

大写的敷衍。我还是不会起名。

Hüllen是月亮被云层笼罩的状态,好像也没什么含义。

来颗糖,我爱白黑。


基尔伯特第一次这么仔细地打量尼可拉斯,从他散在沙发上柔软的白金色长发到半敞衬衣下若隐若现的锁骨,微抿着的略显苍白的嘴唇和随着呼吸轻微起伏着的白皙胸膛。

他歪了歪用手撑着的头试图把身体调整到一个舒服的姿势,但最后还是干脆地趴在桌子上。他用目光瞟过那家伙捏着书页的修长手指,瘦削的小臂和包裹在宽大衣服中紧实而显得有些纤细的腰,看起来似乎有点瘦弱,肤色也是种略微病态的白。

稍稍有些晃眼了,基尔伯特咂舌。但无...

【aph双普】Like a madman

一个奇怪的产物。疯子基尔伯特。bu

双普,准确的说是白黑普。

请不要带入其他文章。

#装逼失败系列#

爱到深处自然黑。字数爆得我肝疼。


你确定要和本大爷谈谈那家伙?

你名义上的哥哥在你面前翘起腿,用拖长的声音漫不经心地对你说,你没有漏过他一贯轻佻的尾音和眼里的飞快闪过的讽刺。

那可不会是什么中听的话。事实上本大爷相当讨厌他,没错,事实如此。你以为身为同一种存在我们就该相亲相爱成为彼此的后盾?得了吧路德维希都不会这样对你。

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嗤笑,他双手交叠颇不满地弯起指节敲敲手背宣布。我们可是国家,别把人类那一套用在我们身上。

还是他不幸地被你看上了?但愿那瘦弱...

© 柏林墙上的黑鹰 | Powered by LOFTER